在夕陽下游上水面呼吸
玳瑁海龜 在夕陽下游上水面呼吸 © Christophe Mason-Parker/TNC Photo Contest 2018

大自然保護協會 | 我們的首要任務

亞太地區的瀕危野生動物

大自然無處不在。我們若要生存和繁榮發展,必須與地球上一切生物共存。跟我們一同分享地球資源的所有植物及動物中,唯有我們擁有選擇的權力,可以左右大家的共同未來。

生物多樣性支撐著地球上所有人生活的每一層面,但它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幅度下降。多達一百萬種生物更可能在2050年之前消失。

因此,大自然保護協會 (TNC) 正竭力透過針對性、共同努力的保育行動,有規模地拯救區內一些重要及具標誌性的物種。不論是猩猩、海龜還是雪豹,我們的工作策略是加強保護這些亞太地區的野生動物,同時尊重當地居民的需要。

大自然無處不在。 我們若要生存和繁榮發展,必須與地球上一切生物共存。
又名仰鼻猴 (因其缺乏鼻骨的進化特點而得名),生長在中國西南雲嶺山區中高海拔的針葉林。
滇金絲猴 又名仰鼻猴 (因其缺乏鼻骨的進化特點而得名),生長在中國西南雲嶺山區中高海拔的針葉林。 © Long Yongcheng/TNC

滇金絲猴
學名:Rhinopithecus bieti
狀況: 瀕危

滇金絲猴,又名仰鼻猴 (因其缺乏鼻骨的進化特點而得名),生長在中國西南雲嶺山區中高海拔的針葉林。在這裡,牠們以往會聚居在一起覓食最愛的地衣,數量有時多達三百隻。而較細的家庭群組則通常由一隻雄性和數隻雌性猴子,以及一些小猴組成。可是棲息地的減少和非法捕獵,令到這些現時已散居或單獨掙扎求存的金絲猴狀況愈趨緊張。

TNC 和夥伴及當地社區正攜手保護滇金絲猴,包括:監察這些猴子的動態,保護其家園,修復森林棲息地以及進行社區保育教育等。

在夕陽下游上水面呼吸
玳瑁海龜 在夕陽下游上水面呼吸 © Christophe Mason-Parker/TNC Photo Contest 2018

玳瑁海龜
學名:Eretmochelys imbricata
狀況: 極度瀕危

玳瑁海龜的生命可說是一個極少機會成功,甚至不可能的冒險旅程。直徑大約三呎,有著琥珀色斑紋的外殼,玳瑁海龜要幾十年才生長到生殖年齡。牠們每隔二至七年,就會遷徙逾1,000英里,從其覓食的珊瑚礁游出壯濶的海洋,遠赴牠們曾經孵化出來的海灘挖巢穴孵蛋。很少剛孵化出來的小海龜可以完成旅程生存下來,牠們要面對種種人為威脅,例如偷獵或被漁船意外捕撈。

在所羅門群島,即南太平洋最大的玳瑁海龜棲息處, TNC 協助建立當地首個國家公園,而我們25 年來的保育工作,已使海龜巢穴的數量增加百分之二百。

TNC 正在跟一些當地及國際夥伴一起,提高保護穿山甲的公眾意識,並竭力打擊非法買賣活動。
中華穿山甲 TNC 正在跟一些當地及國際夥伴一起,提高保護穿山甲的公眾意識,並竭力打擊非法買賣活動。 © Suzi Ezsterhas/Wild Wonders China


中華穿山甲
學名:Manis pentadactyla
狀況: 極度瀕危

穿山甲被喻為森林的守護者,因為牠們保護林木免被白蟻侵蝕,維持生態平衡。牠們經歷數千年的自然變遷,但現時卻因為喪失棲息地和非法捕獵而處於絶種的邊緣。過去十年,超過一百萬隻穿山甲在黑市買賣中被屠殺,即是每小時11隻。在很多亞洲國家的文化中,人們錯誤地相信穿山甲的鱗有藥用價值,其至具神奇功效,以至在黑市中需求甚殷。穿山甲是世上唯一有鱗片的哺乳類動物。

TNC 正在跟一些當地及國際夥伴一起,提高保護穿山甲的公眾意識,並竭力打擊非法買賣活動。

牠們用其長嘴在泥沼中啄食小蟹和其他軟體動物。
大杓鷸 牠們用其長嘴在泥沼中啄食小蟹和其他軟體動物。 © Martin Hale

大杓鷸
學名:Numenius madagascariensis
狀況: 瀕危

大杓鷸是世界上最大的海鳥。在澳洲,牠們用其長嘴在泥沼中啄食小蟹和其他軟體動物。很可惜,牠們的數量在過去50年間銳減了百分之八十,成為瀕危的物種。 大杓鷸每年均千里迢迢飛住俄羅斯和中國東北地區繁殖,然後折返澳洲長肥自己,準備又踏上下一個長途旅程。

由於棲息地的破壞以及其遷徙路線上濕地的交替,大杓鷸的數量不斷下降。即使失去一片細小的濕地也可能有毀滅性的影響。正因為此,TNC在澳洲和世界各地,均致力保護及修復大大小小的濕地。

訂閱TNC電子郵件

接收最新電子保育資訊,和TNC攜手並肩,在香港。

訂閱TNC電子郵件
亞洲象在緬甸的低影響性或可持續伐木業中,是必不可缺的。
亞洲象 亞洲象在緬甸的低影響性或可持續伐木業中,是必不可缺的。 © Justine Hausheer/TNC

亞洲象
學名:Elephas maximus
狀況: 瀕危

數百年來,緬甸的伐木業都一直依靠飼養的大象,來把柚木及其他貴重的木材,從森林拖運到市場買賣。這些大象代表著全世界最不影響周邊社區的伐木方式,可減少對開闢運輸道路、推土機以及機械化的需求。 儘管牠們辛勤工作,緬甸伐木大象的壽命卻比動物園裡飼養的大象還要長一倍,兼且得到妥善的照料。 每隻大象都有一名照顧者mahout負責牠一生的健康和福祉。然而,不論是野生還是飼養的大象,牠們都面臨無數威脅,包括棲息地範圍縮小,非法捕獵以及被販賣到鄰國泰國的旅遊區等。 

TNC正著手改善伐木大象的動物福利,保護森林棲息地,並通過生態旅遊為社區創造另類生計機會,同時促進研究伐木大象對緬甸這獨特低碳發展的貢獻。

猩猩的生存要依賴健康的森林。
婆羅洲猩猩 猩猩的生存要依賴健康的森林。 © Katie Hawk/TNC

婆羅洲猩猩
學名:Pongo pygmaeus
狀況: 極度瀕危

猩猩是地球上最罕有的哺乳類動物之一。面對森林砍伐、非法捕獵和買賣,以及森林大火等,猩猩的數量已跌至危險的水平。自1960年,其數量已下跌了一半。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種子散播者,猩猩對保持森林的健康很有幫助。牠們為了覓食,會去到很遠的地方,但散居也會構成一定的風險。牠們大部分時間都在樹上活動,固此樹木對牠們的繁衍很重要。

TNC 在印尼的森林保育工作採取一個整全的方案,包括和居住在森林的當地社區合作,也跟政府及業界一起改變政策和一貫做法,以保護這地球上第三大的熱帶雨林。

雪豹是一種非常難跟蹤的動物,TNC 和夥伴們要運用特別攝影技術去追蹤其身影。
雪豹 雪豹是一種非常難跟蹤的動物,TNC 和夥伴們要運用特別攝影技術去追蹤其身影。 © Eric Kilby

雪豹
學名:Panthera uncia
狀況: 易危

雪豹是亞洲其中一種最具代表性的物種,也是最難以觸摸的野生動物之一。這些美麗又神秘的貓科動物居住在幅員廣大的高海拔地區,但其數量只有4,000 至 6,500隻左右,較廿年前減少了百分之二十,主要是因為失去棲息地以及跟人類的衝突。蒙古是雪豹的主要根據地,是全球四分之一雪豹的家園。

TNC 憑藉十年來在蒙古的工作經驗,和當地牧民一起改善草原環境以及放牧管理。這樣便能夠減少牧民與雪豹直接衝突,也可以改善其他物種的棲息地,部分便是雪豹的重要獵物。

是很害羞的,觀鳥人士要躲在簾後窺探牠們的真面目
黃眼企鵝 是很害羞的,觀鳥人士要躲在簾後窺探牠們的真面目 © Bernard Spragg

黃眼企鵝
學名:Megadyptes antipodes
狀況: 瀕危

在新西蘭,世界上最罕有的黃眼企鵝數量急劇下跌,現在只剩得大約2,000隻存活。相對於十年前,牠們的數量大概是 6,000 隻。歸根究底是人為干擾和潛伏的疾病所致。由於全球對新西蘭奶類產品的需求增加,飼養牛羊驅使企鵝棲息地被破壞,為發展牧場和草地讓路。

我們現正和有關業界、當地保育組織以及政府部門一起協力尋求急需的解決方案,保護企鵝和其他野生動物賴以為生的地上和海洋棲息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