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 large mother orangutan holds its baby.
媽媽 野生紅毛猩猩媽媽與牠的寶寶在婆羅洲的一個雨林內。 © Ian Wade/TNC Photo Contest 2019

我們的首要任務

拯救紅毛猩猩及其森林家園

您可知道紅毛猩猩這個名詞在印尼語中的意思是「森林裡的人」。牠們和人類的基因有百分之九十七相同。因此,這些機靈的生物可謂是人類的近親,我們跟紅毛猩猩之間的連繫是本能的、原始的;想保護牠們的迫切感覺也是切身的。

可惜,紅毛猩猩正處於極度危險的境地,其數量已較1960年時大幅下降了一半,若不作出重大改變,牠們的數量更會在未來五年內再銳減百分之二十二。

A closeup of a Borneo orangutan's face looking skyward.
四處閒逛 一隻瀕危的婆羅洲紅毛猩猩,在丹進普丁(Tanjung Puting) 國家公園的大樹之間逛來逛去。為了發展更多棕櫚油種植園,牠們的棲息處被砍掉了,令牠們這個森林的家已越來越細小。 © Emily May/TNC Photo Contest 2019

原本鬱鬱蔥蔥的古老森林紛紛被砍下和燒毀,賣作木材和紙漿,或變成出產棕櫚油的種植園,還有礦場。每年有300萬公頃,即相等於香港面積27倍的森林被摧毀。 由於紅毛猩猩有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生活在樹上,所以砍伐森林就如同奪走牠們腳下的土地。

非法捕捉和走私紅毛猩猩作寵物買賣的活動也大大威脅著紅毛猩猩的安危。

為紅毛猩猩帶來希望

限制森林砍伐是唯一可以拯救野生紅毛猩猩的機會。事實上,保存印尼的森林在其他方面亦十分重要,快來看看以下圖片及描述:

可是減少森林砍伐絕不容易,須衡量和平衡各方利益,並作出讓步。木材、棕櫚油和紙漿業不但是當地及國家經濟的命脈,其製成品於全球供應鏈上亦無處不在。從廚櫃到傢俱、從筆記本至花生醬或臉霜,您每天使用的物品中,幾乎總有一樣東西是來自印尼森林砍伐活動。

作為享譽國際的協作者和召集機構,TNC 於印尼致力促成一些跨界別或領域的協議,並證明均衡使用的方案在這裡是可行的。

  • TNC 透過 SIGAP (意思為「社區啟發變革行動」的印尼語首字母縮寫) 平台鼓勵印尼不同社區參與,幫助他們取得管理其森林及其他天然資源的合法權利 ,制訂出可持續管理計劃。迄今為止,我們已成功跟180條村落合作。
  • TNC 和當地社區一起,發展無損森林的生計項目,包括養蜂和可持續耕種。
  • TNC 的科學家利用生物聲學錄音科技,評估不同森林及有不同用途的土地的健康狀況,使社區、政府部門及企業可以一起規劃出達至最佳平衡的森林使用及保育方案。
  • TNC 促使政府和企業達成共識,以較可持續的方式營運,例如改為進行對森林影響較少的伐木方式,以及發展低排放的棕櫚油生產。
  • TNC 和夥伴、當地政府和社區協作,改善1000萬公頃森林的管理,當中包括50 萬公頃紅毛猩猩的主要棲息地。
  • TNC 與印尼東婆羅洲的省政府合力推出一項名為綠色發展條約 (Green Growth Compact) 的指標,即每港幣780萬的國內生產總值,就要減少1.000噸二氧化碳排放,同時取得百分之八的經濟增長。

昔日紅毛猩猩遍及東南亞的樹林,現今卻只居於印尼。要生存下去,牠們正面對種種挑戰,全靠一些機構、社區和熱心人士努力拯救牠們,才有一個掙扎求存的機會。您會幫助牠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