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北部草原

草原儲存二氧化碳的容量與森林相約,因此從減慢氣候變化的角度看,草原極具保育價值。生活在香港的我們,為不斷上升的水位而感到憂慮;同樣地,澳洲北部大草原的原住民及放牧人士的生活方式亦面臨重大威脅,但可惜大家都沒有察覺到草原對整個世界的重要性。事實上,現時地球7成的熱帶草原已經被摧毁了。

tnc_australianortherngrasslands_mornington_wildlife_sanctuary_banner

tnc_australianortherngrasslands_crested_pidgeon

澳洲北部草原的生態現時正受到土地發展、不正確的放牧方式、火災、採礦活動及入侵性物種破壞的威脅。有見及此,大自然保護協會(下稱TNC)現正以行動保護當地的草原,確保地球一些重要及仍然完整的自然資源得到適當的保護,以加強地球的吸碳能力來對抗氣候變化,並致力保護植物、野生動物和植根當地的傳統原住民。

以上種種危機現正威脅著許多物種的棲息之所,包括:

  • 460種雀鳥
  • 110種哺乳類動物
  • 225種淡水魚
  • 4成澳洲爬蟲類動物

不能預見的結果

2.5.1Australia_thumb

澳洲的土著曾經與這些草原和諧共處了超過4萬年,他們用火有節制地燃燒樹木,並以可持續方式使用天然資源和管理他們的土地。可惜,在過往的200年,外來人開始以短視的方式去放牧及採礦,亦不經意地把天花這類外來疾病感染給沒有抗體的土著,有些部落因此而滅絕。就這樣,這片壯麗草原固有的守護者從此消失,整個生態環境亦徹底地改變了。

時至今日,澳洲北部不正確的放牧方式及土地管理情況依然存在:

  • 放牧的牛隻數量過多,留在草地的時間亦過長,最後草原被吃光導致土壤侵蝕 。牧群更同時破壞了淡水來源,包括河流及濕地。
  • 入侵性物種,如狐狸獵殺沒有反抗能力的原住動物如雀鳥及小袋鼠,這個情況令澳洲成為全球其中一個哺乳類動物絕種率最高的地方。
  • 抑制林火會積聚更多燃料,一旦發生火災,其火勢會更猛烈,破壞性會更強。 

合作的力量

要解決迫在眉睫的問題,TNC積極與澳洲當地的團體例如澳洲野生動物保育協會(Australian Wildlife Conservancy)及叢林承傳基金(Bush Heritage Foundation)合作。畢竟澳洲北部佔地達1億公頃,單單一個團體是獨力難支的。

TNC為當地保育工作提供指導,包括怎樣減輕牧群對濕地的破壞,及怎樣以輪牧方式,既可隔絕外來入侵物種,又能保護原生草種。
我們又幫助當地的保育團體向願意賣地的人購買保育價值高的私人土地,並與大家分享我們對抗入侵性物種的專業方法,及引入結合土著運用土地方式及科學主導的防火計劃。

同時,TNC與皮尤慈善信託基金(Pew Charitable Trusts) 等合作伙伴,為土著保護區項目提供資助及土地管理方面的專業知識,以對25個佔地達2千萬公頃的保護區進行保育工作。該項目由澳洲政府發起,主要為協助當地土著有效地保育他們的土地。大家對此項目的支持,讓TNC能大規模地進行保育工作。